Home
news.asp
lifestyle
beijingcenter
Shanghai center
others
信息发布
北京商务中心
上海商务中心
楼宇资讯
生活时尚
City
Regional
Keyword
 
 
KNOWLEDGE 知识
写字楼级别定义参考说明
商务中心租赁提示
八大写字楼投资要点
短租写字楼的使用
写字楼商务中心功能
北京服务式办公室查询
纳税人购办公楼贷款利息
揭开酒精在人体的秘密
体验虚拟办公室
办公室素质说
时尚生活
 
北京饭局上的人脉装家
时间宽裕的时候,我会跑跑北京,让马鹏程帮我张罗些饭局,或者和马鹏程去参加别人的饭局,规格越高越好,图的就是认识些有用的人。北京大了,什么样的人都有,北京的饭局,同样能体现出这个优势来。

饭局上有一类人是纯骗子,常爱冒充国家重要部委的司局级干部,以号称能帮人办事为由头骗钱。如果骗子骗术高一点,对所冒充对象的周边情况熟悉些,能哄得一些刚认识的老板上当,真给骗子送钱办事。这类骗子档次最低,被识破后有挨打的风险。饭局组织者自然严防死守,生怕这些纯骗子混入饭局,造成恶劣影响。

还有一类人你没法说人家是骗子,只能夸人家是“装家”,超级能装的专家。“装家”不骗,而是通过演技让老板们觉得他是大人物,人脉广阔,根基深厚,值得结交,有事肯定能办。达到这个目的是要水平的,演技要好,摆谱摆得到位,能在不动声色间征服老板,让老板拿钱来投靠,然后再拿着老板的钱运作事,一方面满老板的愿,一方面壮大自己的根基。
  
我见过一个“装家”,其真实身份是中央顶级单位后勤部门的一个芝麻小官,估计就是管管供暖这类的小事。这位“装家”官小谱大,在饭局上一坐,气质平静中藏霸气,风范随意中显智慧,说他是多大干部你都觉得像。我亲眼见过一个湖南老板初次和此“装家”见面,即被征服。
  
湖南老板问“装家”在哪儿高就。
  
“装家”答在中央为首长服务。
  
老板来了兴趣,接着问具体在什么部门。
  
“装家”没急着正面回答,反问道,你们现在的省长是谁?
  
老板答是某某啊。
  
“装家”想了想,从名片夹里掏出一张名片道,是这个人吧,上个月我还见过他,又请我去湖南玩,实在没时间啊。
  
老板见“装家”很随意就拿出省长的名片秀,立刻很崇拜,背看着就驼了下去,恭敬地向“装家”要电话。
  
我跟湖南老板不熟,跟“装家”倒见过多次,自然不会点破玄机,再说装家真没说假话,中央工作,省长名片,都是真的啊,至于你要把他想成是大高干,那是你的问题。
  
后来听说,湖南老板跟“装家”跟得很紧,花钱主动积极,给“装家”送了不少钱,办了不少事。老板很热情,“装家”很欢迎,只是真实能力有限,给不了老板想要的回报,让老板无比郁闷,又无话可说。
  
湖南老板嫩啊,有张省长名片就了不起啊,省长去中央办事,跟煤老板去能源部办事差不多,遇到人多的场合,名片肯定是群发嘛,闲杂人等拿一张有什么稀奇。当然老板嫩是一回事,“装家”装得特到位也是真的,那谱摆得太像大领导了。
  
人人喊打的纯骗子落伍了,手段太古典,风险非常大,容易被识破,臭名也传得远,出现在北京饭局上的几率越来越低了。当代北京饭局,“装家”是主流,“装家”的数量也大,水平有高有低,手段不尽相同,目的和骗子近似,忽悠老板拿钱找他们办事。
  
除了那位中央供暖处领导把省长名片当道具,我还见过教育部收发室负责人被随行的托介绍成机要处负责人。其实他们不算狠角色,毕竟还要秀演技,还要云山雾罩地自我吹嘘,对于有些功成名就的资深“装家”,根本不用秀演技,光是那范就能把老板镇住。
  
有位资深“装家”,我认识他两年,都没搞清楚他在哪儿高就,但绝对相信他有料。因为他不管到那儿,外面永远有两辆好车等着,挂的车牌不是警卫局的,就是政协的,司机都是正儿八经的正团级以上军官,车里布置得也超有派,副驾驶拆了,供他坐后座时能舒服地搁脚。
  
这样的资深“装家”和那些没有底蕴,只有演技,办不了大事的“装家”不同,资深“装家”能镇住你,也能真给你办成大事,当然你要付出相当的代价。如果请资深“装家”帮你跑些ZF项目,利润分成很可能是他七你三。
  
京城最牛的“极品装家”大概是高老大了,他应该称得上是“装爷”了,超级能装的大爷,能镇住超级大的老板,能办超级大的事,比如拿地,搞机场建设、隧道建设之类的超级大项目。
  
“装爷”聊起家史时,说父亲是村长,就他这么一个儿子。小时候父亲常教育他,要时刻牢记自己的身份,别跟一般小孩们一块玩,得端着劲,记住,你是村长的儿子。
  
受家庭教育影响,“装爷”从小就爱装大爷,后来成为“装家界”的传奇人物。传颂甚广的一件事发生在1998年,装爷当时还是在位的领导,正和一群各省来的高级干部,在人民大会堂等着接受某领导人接见。
  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南方发大水的缘故,大领导看上去心事重重,“心不在马”地按照惯例和大家一一握手。握到装爷这里时,出意外了,大领导伸着的手落了空,装爷竟然双手背在身后,平静地看了领导人一眼,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,像是对领导人的态度很不满意。
  
大领导快七十了,当下脸就红了,说道,对不起啊,南方洪水下不去,状态不好,怠慢大家了,向大家道歉,拜托大家也把我的歉意转达给刚才走掉的那位同志。
  
众人这才回过神来,既为领导人的真诚感动,也折服装爷的勇气。因为这件事,装爷在党内出了名,大家都传装爷的后台比山高,比海深,从此装爷去哪个省都是警车开道,享受领导人待遇。他也充分利用自己的名气,到处帮老板拿地盖房,或者拿一些机场建设、地铁建设之类的肥项目。
  
装爷有一次去某大使馆办事,在盖最后一个章的环节上,说一口流利中文的管事老外女领导一度有些犹豫。装爷三秒钟之内就哭了,痛编自己一生如何艰难,自己如何为了做出点有尊严的事,做出非人牺牲。装爷的眼泪在飞,女领导心软了,盖了章。
  
敢在人民大会堂装爷,能在小女人面前掉眼泪,装爷太强,空前绝后。
  
在北京饭局上,还有一类人比较鸡肋,就是高干形形色色的家属们。结交吧,他们未必能给你办事;不结交吧,他们又是家属,有相当的独特性。
  
在高干家属团中,像儿子老婆这种级别的,追捧巴结倒也值得,至于人家肯不肯给你办事当然另说了,毕竟不是买卖。像妹妹、哥哥、表妹、表哥、嫂子、小舅子、老姨、侄子、表侄子、外甥这类亲属,真拿不准是否值得结交。
  
常会发生这样的事,老板跟某高干的某亲戚打得火热。在某场合,老板遇到某高干了,上去热情巴结,说我跟您的亲戚某某认识,关系特好。高干保不齐回这么一句话,哦,某某啊,我们多年没跟他来往了。
  
当然,高干亲属能不能办事也不全在亲疏远近,还是要看个人能力。有的人虽是高干远亲,但自身活动能力强,会来事,这种人也管用。毕竟高干下头的人,哪敢随便打电话问高干,您那某亲戚,跟您远还是近啊。
  
骗子、装家、高干家属团都有可用之才,关键看你眼光,看你会用不会用。北京的饭局多,可实权领导参加的饭局少,想办事,很多时候还就得靠这些饭局上的骗子、装家、高干家属团。
  
在北京饭局上,有一类人要千万小心,这些人有点能耐,你求他们办事,他们表面上答应,也认真开始办,实际上他们爱玩阴的,爱做局,根本目的在于让你入局,脱不了身,乘机****你。
  
爱做局的阴谋家,简称“局长”。“局长”和老板认识之后,会称自己认识某高官,很高的高官,有能力帮一切人。幼稚的老板就会说,能不能引见我认识啊。“局长”的回答很爽快,能,而且很快,你等着吧。
  
很高的高官真的接见老板了,很热情,老板很感动。寒暄之后,高官说道,某慈善项目进展得一直很艰难,难得你这样的企业家能站出来,愿意出力支持,我代表委员会先向你表示感谢。
  
老板心说,我操,原来是让我捐款来了,捐就捐吧,认识这么大的领导总要付出点代价的。老板问高官这慈善项目得多少钱才能撑起来。
  
高官说了个数,老板听了牙直疼,又不好拒绝,只好含混着答应下来。
  
见完高官,老板后悔了,认识这么高的高官,其实没用,他怎么可能给你办事呢,他心里装的是黎民百姓,是江山社稷。至于捐款,不捐了,这么大的数,等于白挖了一年煤,何苦啊。
  
你把自己说的话当放屁,别人可未必这么想,“局长”和高官可都等着你兑现承诺呢。很快,高官见到省里的领导,聊着聊着就说到某老板号称要捐款,还主动找上门来,并亲口答应捐多少钱,但一直没动静,好多失明儿童等着呢,怎么回事,你回去给我问问。
  
省领导别过高官,就给办公厅打电话,交代要紧急处理诈捐事宜。省、市、县三级一把手都找老板要说法,老板还能说什么,只能说前段时间一直忙着筹捐款来着,现在终于凑齐了,今天就汇过去。
  
直到汇款的时候,老板这才发现,“局长”竟然是慈善项目的负责人。感叹“局长”厉害,看来高干和自己都成他做局的道具了。
  
有一次,我做东开饭局,一个不太熟的朋友跟我打招呼,说要请几个重量级嘉宾来。我没在意,随口说好啊。
  
饭局六点半开始,我开着车被堵在三环上,着急火燎时,负责接待客人的助手打来电话,告诉我那个不太熟的朋友带了几个纪检部门的领导来了。
  
我一听觉得不对劲,这事有玄机,我是一个普通煤老板,跟纪检部门的领导本来没一毛钱关系,吃顿饭可就有关系了。万一饭桌上,领导开口求我点什么事,我到底是答应呢,还是答应呢。
  
我意识到我遇上做局的“局长”了,于是当机立断告诉司机,饭局我去不了了,急性肠炎发作,你负责把单买了,把客人招呼好。
  
饭局是热闹的,江湖是凶险的,对于钱包鼓鼓,又有很多事要办的煤老板而言,尤其如此。
  
花絮:
有些没有实质目的的饭局,会请些老首长来助兴。有一场饭局,我见到了一个省里原来的老省长,快八十岁了,走路直哆嗦,话也说得含混。
  
我问马鹏程,这么大年纪了,看着都快糊涂了,怎么还出来参加饭局?
  
马鹏程告诉我,有些老首长为官时清正廉明,老了以后,既无人脉,又无钱财。身边一直跟着的警卫或秘书,因以前没捞着好处,自然有怨气,厉害的就会收拾欺负这些没权的老首长,甚至逼着老首长出来参加活动帮他们捞点外快,否则就不伺候了,知道老首长也没地投诉去。
  
还有一次,中石油的一个副总请客,央视二台一个知名男主持也来了。男主持声音有磁性,人长得精神,当时正从耶鲁大学留学回来,气质很知性。饭局上聊起中东局势,这名男主持如此说道,“正如我一个非常好的朋友,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说的……”
  
听得我们胃都酸了。
  
干掉两瓶红酒后,男主持不那么端着劲了,嚷嚷着要和中石油的副总对赌,如果自己能再喝掉一瓶红酒,副总必须要给自己一张加油卡。
  
这兄弟开着三百万的车,为了一张两千块的加油卡,这么给力,真不知道是怎么发育的。
 
京城做人脉的大师、专家很多,八面玲珑只是场面功夫,思想境界和持之以恒才是人脉专家能力高下的分水岭。

境界高的人脉专家一定是思想家,他要对社会、对不同阶层人的心理有深刻的认识。京城人脉专家马鹏程曾这样教育我,结交官员作朋友,让他觉得你可靠是第一要务。就官员而言,他生活在一个稳定、讲次序的提拔体系中,能有如今的位置,靠的就是上级的信任,信任来自于十几年如一日的忠诚。官员在****的生存哲学必然会遗传到生活中,他在社会上交朋友,首先要看这个人靠不靠得住。

马鹏程在结交高朋贵友的征途中,基本不太搞单笔交易,往往下功夫雕琢长线来往。对一些发展潜质大的干部朋友,他往往能盯住,能在十几年的时间里,帮朋友做力所能及的一切事,不求回报,不提要求。奉献到最后,都是官员们不好意思了,主动跟他说,老弟,有没有什么事要帮忙的,不帮你干点事,心里过意不去啊。

虽然我们身处利益至上的世道,但你不会做人,就根本不适合做人脉。真正的大事,不是你拿着钱就可以办的,能给你办成大事的人往往不差钱,觉得你做人不怎么样,不可靠,你放心,你是注定的失败者。

做人脉专家,有了境界,还得有体力,有韧性。维护好一个领导容易,维护好两百个领导,没有王进喜般的精神是远远不行的。马鹏程奔驰车的后备箱里永远塞得满满的,每天都精密研究行车路线,看如何才能尽可能多地遍访政军教等各界领导,扩大人脉圈。

建立人脉圈不容易,一个点会扯出一个面,一个圈子会扯出另一个圈子,比如你认识了301医院的一个领导,他如果信任你,愿意把他的人脉资源介绍给你,你会有机会认识到一堆军队医院的领导,或许还有机会掌握他优质的乡党资源。

机会出现了,可把握机会太难了,要想有一个气势磅礴的人脉圈,不仅要有精力认识得过来别人积攒了几十年的人脉资源,还要有财力维护其中的重点资源,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能力。

马鹏程就有着伟人般的精力,一周工作七天,从早跑到晚,不辞辛劳地广交天下朋友,从不喊累。同时,他还有着总理般主持大局的能力,比如在北京张罗一个四十人的饭局,三十个人会在饭局开始前一两个小时打电话问路,而且不只问一次,马鹏程有本事一小时内接打六十个电话,分毫不乱地把大家安顿好。

最后就是要有好记性,红楼梦的关系谱复杂吧,但也就四大家族,给你二百个领导试试,天罗地网的关系瓜葛,你没有好记性是万万不好使的。

记得十年前,马鹏程在北京忘我地打造人脉系统之初,某重量级安全部门盯上他了。安全部门觉得马鹏程很可疑,白天拎着土特产拜访部委领导、医院领导、军事单位领导,晚上张罗名义繁杂的饭局,有时候还去大使馆帮人办护照,马鹏程似乎愿意跟任何人拉扯关系。

安全部门的同志很兴奋,击掌而庆,觉得钓到大鱼了,这个马鹏程不是美国间谍,就是台湾卧底,每天敬业地收集重要情报,定期向大使馆报送,一定要盯住。

暗中盯了马鹏程几个月,安全部门的同志们有点崩溃,马鹏程日复一日地做着雷同的事,见着海量的人,根本没法掌握他究竟要窃取什么情报,难道是要侦察我国国情嘛,看凤凰卫视不得了嘛,费这劲。

实在受不了了,安全部门把马鹏程请去了,问他知不知道犯了什么事。

马鹏程紧张了十秒钟,确实没想明白,心一横,也不怕了,老实说自己不知道犯什么事了,扪心自问一向遵纪守法。

安全部门出示了大量****的照片,照片里的马鹏程行色匆匆,不是拜访领导,就是在拜访领导的路上。安全部的同志让马鹏程解释自己每天的行踪,以及陈述理由。

马鹏程终于不懵了,原来当我是特务啊。

问:怎么什么领导你都想认识啊,有什么目的,找人家办事吗?

答:我不找他们办事,找他们是告诉他们,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。

问:找你?你能办吗?

答:我不一定能办,但我能想办法。比方我认识了一个部队的将军,他儿子在农业部上班,他跟农业部的领导接不上头,帮不上儿子。我正好认识农业部的一个领导,还知道他儿媳妇在部队下头的一所军校上班,离城区六十里,很不方便,想调到总部,正在找部队的关系。我张罗一个饭局,让他俩都来吃饭,帮两个领导同时解决问题。

听者无语。

马鹏程继续说,多跑,多认识领导,多了解领导的难处,时时处处想着记着,不停帮他找机会解决,所以我很忙。

问:你这么玩命钻营,想捞多少好处啊?

答:帮人是自愿的,不需要好处,那是没尊严的表现。能帮别人办成事,他觉得你有用,下次有事能想得起找你,就是最大的好处。你想想,你要是能帮助全国十几亿人,那你就是国家主席,需要拿好处吗?你要是能帮全地球几十亿人,那你就是上帝,需要拿好处吗?

安全部门的同志感慨道:你比间谍厉害多了。

日复一日,马鹏程很忙,即便三个司机二十四小时待命,他一个月还是最少得工作32天,天天从大清早忙到晚上十一二点。